云南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办

关注微信

首页>文艺评论>文艺理论研究
疆嘎 | 音乐剧《绽放》的英模塑造与戏剧呈现

筚路蓝缕仁心办学 笃定前行为爱绽放——音乐剧《绽放》的英模塑造与戏剧呈现

  由云南省文化和旅游厅、中国东方演艺集团、北京保利剧院管理有限公司、人民网股份有限公司共同出品的音乐剧《绽放》,于2022年9月26、27日在云南省大剧院隆重上演,音乐剧《绽放》讲述了英模张桂梅老师从一个普通支教女青年,成长为中学校长,扎根云南山区40余年,推动创建了中国第一所免费女子高中,帮助近2000多位女孩圆梦大学校园的感人故事。剧作的主人公张桂梅是云南省丽江华坪女子高级中学书记、校长,华坪县儿童福利院院长,先后获得“全国三八红旗手标兵”“全国优秀共产党员”“感动中国2020年度人物”等一系列荣誉称号,并在2021年建党百年之际,被党中央授予仅有29人荣获的“七一勋章”。

剧照 李宜涧 摄

  对于这样一位身上闪耀着金光,享有极高荣誉的英模型人物,在戏剧舞台上如何进行生动的刻画和展现,是一件有着极高难度的事情。而用盛行于西方的音乐剧的艺术形式来呈现和表达,似乎也并不容易,音乐剧,即要有音乐性,还要有戏剧性,而戏剧性就是把生活中的人物从生活情境中带到戏剧情境中去,进入戏剧艺术的构成要素,形成戏剧悬念,造成观众期待,在戏剧冲突中展示人物的性格和命运,在重重矛盾和事件中揭示人物的内心境界,塑造生动鲜活的艺术形象,既不失真又要感人,更要立得住。如果没有让生活中的人物进入戏剧逻辑,那样的人物就很难立起来,也很难抓住观众,看这样的戏还不如听报告、看报道。

  英模张桂梅老师所走的办学之路是仁心与悲悯铺成的路,是爱心与执着浇筑的路,两者互为映照,成为一种信仰,这是对祖国的爱和对人民的悲悯之情形成的一种坚定不移的信仰。这样的信仰成就了充满仁爱之心、慈悲之心的英模张桂梅。她在舞台上的艺术形象绽放出温暖而光辉的当代价值和时代力量。音乐剧《绽放》整台戏充满温暖和仁爱,构成了与时代精神及当代价值和谐的精神意韵。音乐剧《绽放》为新时期脱贫攻坚大潮中的乡村教师树碑立传,大书特书。这旗帜鲜明的体现了当前我们国家和党中央对文艺工作的创作导向,那就是文艺要始终旗帜鲜明的讴歌党、讴歌祖国、讴歌人民、讴歌英雄和模范。而用音乐剧这一轻松、浪漫的表演形式来表达和呈现英模张桂梅,既摆脱了过往脸谱化的叙述方式,又还原出真实、全面的张桂梅老师伟大事迹,将英模人物张桂梅老师的故事唱给更多人听,让更多人通过音乐剧这样喜闻乐见的艺术形式了解张桂梅老师的事迹,传递信仰和信仰的力量,向社会传播正能量,这才是音乐剧《绽放》具有的现实意义和价值。

剧照 李宜涧 摄

  一、用国际化语言讲好当代中国故事,塑造与时代共振与观众共情的英模形象

  音乐剧《绽放》是个表现英模,讴歌英模题材的戏剧作品,这是描摹张桂梅老师扎根云南艰苦办学题材的艺术作品,这个题材是有着巨大的现实意义和带有历史使命感的英模题材,是一个有着社会意义和宏观认知价值的作品。作品凝结着浓郁的地域特色、民族自豪感,责任心、和使命必达的决绝。音乐剧《绽放》以情动人,形成复式结构的触发点。它把责任、使命、担当,亲情、爱情、民族情等多种情感,交织在一起形成了一个立体化的、感人至深拥有真情实感的戏剧作品。张桂梅老师一路走来所遇到仁心感悟和爱心的传递,实现了当代英模生活真实化与艺术化的有机对接。作品多层次多元化的戏剧表达,升华了人物的境界和全剧的题旨,展现了洋为中用的戏剧形式与当代中国戏剧审美的有机融合,打开了讲好中国故事的新视点,为英模人物的题材创作带来了新经验。

  类似于音乐剧《绽放》这样的英模题材,在创作和表演中,如何避免同类英模题材的同质化、概念化、标签化,如何规避主流、主旋律作品的表达弊端,暨“高、大、全”和“假、大、空”等程式化的人物塑造,既需要真诚和贴近人民,更要摸准国际化的音乐剧形式的审美脉搏,不刻意煽情、自我麻痹、虚设高潮、自我陶醉和夸张歌颂。还要还原英模张桂梅仁爱慈悲、坚毅果敢的性格底色,又要突破模式化的创作禁锢,让观众通过舞台上的真实事件,真诚表演,感受到朴实而丰满的张桂梅老师伟大和崇高的那一面,并不容易。

剧照 李宜涧 摄

  戏剧(包括音乐剧)首先面对的是如何协调“先进事迹”与“形象塑造”的关系,也就是如何解决“英模人生”向“戏剧人生”的转变,进而在舞台上塑造出丰满且有血有肉的人物。音乐剧《绽放》的创作团队紧紧围绕中华传统文化里优秀女性的善良与悲悯、感恩与回报、坚韧与顽强,在英模张桂梅的形象塑造上得到突出展示,一个人的仁心、慈悲、梦想与一群人的改变,也使英模人物与普通大众产生了有机关联。仁心的厚度、梦想的高度、人性的温度相映生辉,编创团队对人物精神内核和事件重心的把控能力,以及人物精神世界的不断升华,传递了人生信仰的驱动性意义和时代精神的激励性作用,为英模题材的戏剧创作提供了崭新的透视路径,英模张桂梅老师的身上散发出浓厚的时代气息,她的形象由此成为独特的艺术存在。她的个体行为体现了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深厚意蕴。这是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的双创精神的实践性体现。音乐剧《绽放》以生动鲜活的人物形象、独具匠心的舞台构图、引人入胜的故事情节,讲述了“时代楷模”张桂梅老师的感人事迹,塑造了一个有血有肉、可敬可亲的英模形象,开创了英模人物题材创作的新模式,打开了讲好中国故事的新视点。

剧照 李宜涧 摄

  二、对人物命运和不服输性格的开掘是作品获得观众认同的根本

  讴歌时代精神,为先进典型树碑立传,是文艺创作的主题中应有之义。如何竭力深挖和体现张桂梅老师身上伟大的悲悯之心、仁爱之心、同情之心和回报他人之心,作为她的性格底色和形象基调,以揭示这个人物即使面临重重险阻,也要让爱良性循环“在人群当中春风化雨般传递”的精神核心,是这部戏的关键所在。音乐剧《绽放》以高考倒计时的紧迫感拉开帷幕,从张桂梅走马上任,到帮助一个贫困孩子的20块钱学杂费开始,再到建立一个免费的女子高中,进而创建一个收容无家可归儿童的福利院,每一件大事的促成,都是由一个又一个的小事引发的动机,这样一件又一件小事,就构成了一个血肉丰满、情感灼烫、掷地有声的张桂梅的戏剧形象,平凡却高耸地极富戏剧张力的伫立在舞台之上。

  音乐剧《绽放》中的张桂梅老师,眼神坚毅中闪着病痛的折磨,身体前倾,腿脚不灵活。因为常年辛苦工作,张桂梅落下了类风湿性关节痛的病根、手指伸展不开,她有着一双布满膏药的手。她有病,她固执,为了学生,为了大山里的女孩子,她把自己的身体和得失完全置之度外。她是一个用意志支撑自己数病缠身的老师,她是众多孩子操劳的母亲,她把所有的爱都给了孩子,唯独一点儿不考虑自己。她尽管病痛缠身,但依然坚守在这里,像一盏灯照亮孩子们的梦想,她付出的就是自己的整个人生。

  舞台上,谭维维(喻越越等)塑造的桂梅老师形神兼备,既演出了这个“英模”的仁爱和慈悲,也把张桂梅老师的执拗、倔强与脆弱展现得淋漓尽致,并以丰富的情感和行为细节再现了坎坷人生之下的悲悯、善良和不服输的精神,这让过往舞台上较难塑造的英模形象变得真实可信,这样对小事件的真挖,对人物性格的还原,是艺术源于生活、也忠于生活的体现,更是艺术家深入生活、扎根人民的艺术品格和艺术作品被观众认同的根本原因。

剧照 李宜涧 摄

  三、生活场景重现与英模事迹的崇高在共识中形成完整和统一

  伟大出自平凡,英雄来自人民。塑造真实可信、有血有肉的典型形象一直是英模题材剧的创作重点和难点。音乐剧《绽放》通过巧妙的现实重现来进行戏剧结构和制造戏剧冲突,在不断的破与立、反思与重塑中探寻人物内心深处的精神世界。创作者们极力的去掉英模光环对真实人生的遮蔽,竭力写出人物性格、情感的脆弱与复杂性。作为普通的女性,张桂梅老师也会想念自己的爱人、难免对自己的亲人有愧疚;作为“一校之长”,她倔强甚至不近人情,眼里揉不得沙子,以严苛的标准要求每一位师生,成了师生眼中的“大霸王”;但是,作为福利院的院长,她对孩子们是慈爱有加,被称为妈妈。更多时候,她是以坚韧不屈的心态对待办学的挫折与困难,用她的仁爱与智慧给学生和孩子们架起一座通往未来的桥。在立体多面的性格开掘中书写英模的精神生成,成为这部作品独特的艺术品格。

  音乐剧《绽放》这是一部直面乡村教师的人生苦旅,惨淡与追求、温暖又扎心的戏。

  《绽放》通过英模人物的底层化、平民化、戏剧化和艺术化叙事,将其演绎成苦行僧式的办学传奇,在屈辱与困境中逐渐显示出人物性格与灵魂上的真正崇高。从人物之口道出的“愿意做的事就不苦”、“上不起学的孩子,能捞一个是一个”的心声,表明这位脚踏实地、浑身疾病的张桂梅老师,是一个心灵真正健康美好的人物,是一个充满慈爱、命运悲苦,性格坚韧,浑身闪耀人性光辉的英模人物。音乐剧《绽放》戏剧化、艺术化地诠释了张桂梅的办学历程和精神世界,塑造了以仁爱之心、悲悯之情下的传道授业解惑之美,以自强不息和厚德载物的态度培根铸魂,树立起理想信念、筑民族之根的新时代乡村教师的艺术形象,是一部致敬当代人民教师的优秀作品。是生活场景重现与英模事迹崇高性在艺术共识中完整统一的精准表达。

剧照 李宜涧 摄

  四、以思想精深的场景传承教师立场、以艺术精湛的笔触描摹英模画像

  音乐剧《绽放》作为现代性很强的西方戏剧表演形式,虽不失中国传统戏剧的表演程式,却也揉进了舞蹈、话剧、重唱、伴唱等样态不一的表演元素,使得虚实结合的舞美场景超越了舞台空间的局限,这种创新与突破很容易吸引更多年轻观众的兴趣,诸如台上演员翻山越岭的表意形式和小易发火时的多人、多声部演唱的处理方式,都使舞台气氛渲染达到极致,作品感人至深、催人泪下;在剧中采用切光转场的手法,也使得全剧演出的节奏更加紧凑和精彩。

  (一)以多种艺术手段丰富舞台空间

  作为云南题材和讴歌英模人物的音乐剧《绽放》,他的主体音乐语汇是具有现代性的,在舞台呈现上也杂糅了少数民族音乐元素。少数民族的音乐元素和样式往往被西方音乐家界定为具有民谣感的摇滚乐,音乐剧《绽放》从音乐风格上,假设就把他确定为一种相对统一的音乐语言,是摇滚,但他是民谣的摇滚。目前从技术上和逻辑上应该可以实现。云南少数民族的音乐节奏丰富强烈,如果音乐增强他的节奏性,就会使作品的力量增强,也会使演员的力量性增强,这样会呈现出民族音乐的个性美,从听觉上寻找到独特的个性。这样的音乐剧作品的力量感、狂放和民族史诗性叙述性会得到增强。音乐剧是需要用音乐承载戏剧,音乐在音乐戏剧中的主要功能很多,包括推动剧情发展,制造高潮,深化主题,但最主要的三个功能是刻画人物,引发动作,营造环境。现在有一点缺憾,从唱词、到音乐还缺乏人物的性格特点和鲜明对比。如何进一步打磨,打造出经典唱段(能够传唱的,在音乐会上被保留的唱段),营造出精彩场面(戏剧、音乐、舞蹈淋漓尽致,集中迸发的场面)。创作团队还可以进一步的思考、打磨和提升。

剧照 李宜涧 摄

  (二)以文学性的唱词作为底色以斐然凝练的文采来铺陈故事

  音乐剧是通过歌唱来叙述故事,推进剧情的舞台艺术,这就会对唱词有很高的要求,在唱词要下大功夫。在音乐剧《绽放》的表演中,笔者以为唱词还有挖掘的空间,无论是文学性还是高度凝练的文采都需要继续打磨,现在直观的感受是词作者对地域文化、少数民族的语言习惯研究的不深不透,歌词中缺少民间传说,俚语、谚语等经典绝句,没有这个是很遗憾的,几百上千年的民间传说经过很多代人口口相传和日日磨砺,往往就成了家喻户晓的经典金句,而这样经典的东西这里运用的很少,民间有很多智慧独到、诙谐有趣、过耳不忘的说词,编创者要抓这个东西,进而放大。云南著名词作家蒋明初老师创作的歌曲《高原女人》的歌词就非常有味道:“太阳歇歇么歇得呢,月亮歇歇么歇得呢,女人歇歇么歇不得,女人歇下来么火塘会熄掉呢,冷风吹着老人的头么,女人拿脊背去门缝上挡着,刺棵戳着娃娃的脚么,女人拿心肝去山路上垫着,有个女人在着么老老小小就拢在一堆罗”。这样的歌词看似粗粒质朴,但却是张力十足。纵观音乐剧《绽放》的演唱歌词,笔者觉得在这方面还有提升的空间。音乐剧《绽放》中的唱段,很大一部分是张桂梅老师的内心独白,也是她不愿意外化示人而独自倾诉的内心情感。剧中张桂梅的扮演者无论是谭维维还是喻越越等,她们都是当今音乐界一顶一的大女主,她们的声音辨识度高,独特、且张力十足,在表演区间也都是举重若轻,对分寸和尺度的把握游刃有余。所以,在这样有力的条件下,就要去人物背景的背后去深入挖掘,英模张桂梅这个人物是生动鲜活的,有自己倔强独特的性格特征,很容易就挖掘出背后的感人金句。如果《绽放》除了主题歌以外还能有一首或几首歌的唱段一句就能把人的眼泪拽出来,把心揪住,张嘴出来就让人过耳不忘,泪点频出,现场的演出效果会更好。

剧照 李宜涧 摄

  (三)唱跳俱佳的演员是音乐剧成功的关键要素

  “音乐剧之父”韦伯认为音乐剧演员必须具备3个条件:“首先唱歌要好,其次要有表演能力,还有就是会跳舞。”而音乐剧《绽放》的某些主要演员显然是不完全符合这个条件的。这部作品是一部关于民族地区题材的音乐剧,她在视觉审美上已经构成独特性,她民众,具有时代感,有崇高性存在,如果主要演员唱、跳、演俱佳,那必将为舞台带来更大的光彩。

剧照 李宜涧 摄

  音乐剧这样的艺术形式,是离不开舞蹈的加持的,而在舞蹈和戏剧的关系中,音乐剧的舞蹈应该是在戏剧之中,她是更生活,戏剧化、人物化的,它不是展示性的风格和情绪性舞蹈,舞蹈应该是音乐剧中不可缺少,不可剥离,不可多得的精彩。它要具有渲染情绪,烘托气氛,丰富语汇,推动情节的作用,丽江的华坪县是少数民族地区,这样的地区和民族情感,本可以在舞的世界里舞出性格,为什么要起舞,因为有这个故事,因为有这个情绪,而不是为舞而舞,期望舞蹈能是人物内心的诉说,而不是气氛的表现,丽江华坪有很多可以挖掘的舞段可以让人为之一振,这个震撼是在浓郁的少数民族特色里,这个舞甚至也完全可以很现代,很爵士舞。毕竟这是当下的现代性剧目,现代或爵士舞的语言特色跟音乐剧的语言风格是统一的,舞动都应该是有故事的,希望它有层出不穷精彩的舞蹈场面出现,如果主要人物重要角色都能够边唱边舞,这就会更符合音乐剧的特征,也会凸显地域特色和民族性格,这是笔者特别期待的呈现效果。

  五、结语

  张桂梅的办学精神和仁爱之心,不仅是华坪女高震耳发聩的校训“我生来就是高山而非溪流,我欲于群峰之巅俯视平庸的沟壑,我生来就是人杰而非草芥,我站在伟人之肩藐视卑微的懦夫”的校训体现,也是她?“只要还有一口气,我就要站在讲台上,倾尽全力、奉献所有,九死亦无悔”掷地有声的承诺,是她四十余年如一日、疾病缠身依然坚守岗位的无私忘我的毅力,更是一种感召时代的精神指引,张桂梅老师的精神感天动地,张桂梅老师的崇高品格应该被时代记住,也值得我们学习和效仿。

剧照 李宜涧 摄

  看完音乐剧《绽放》这部戏,有一种感悟一直萦绕着我,我们新时代的文艺工作者应以荣获文华大奖的话剧《桂梅老师》和音乐剧《绽放》这样的题材为榜样,在文艺“两创”——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上下功夫。要多创作出具有《桂梅老师》《绽放》这样的具有高度的政治觉悟、鲜明的人民立场、强烈的责任担当,创作出接地气,传得开,留得下的艺术作品,这是时代赋予文艺家的神圣使命,也是文艺工作者的责任与担当。在多姿多彩的生活中汲取营养,在波澜壮阔的历史进步中实现文化进步,以高度政治自觉和坚定文化自信来担负起新的文化使命,要扎根云南,在时代的脉搏中感悟艺术的脉动,在人民的奋斗中汲取创作的养分,创作更多展现新时代云南发展和人民精神气象的作品,同时,也期待文艺家以张桂梅老师为学习榜样,让云岭大地涌现出更多像张桂梅老师一样的基层工作者,传承张桂梅老师仁心和慈爱的精神,做服务人民的光辉事业,为爱绽放。

  作者简介:

  疆嘎:国家一级编导、云南省舞蹈家协会副主席、云南省舞蹈家协会理论评论委员会主任

  云南省评论家协会理事、昆明舞蹈家协会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