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办

关注微信

首页>文艺热评>理论学术
谭中贵 丨 用“思想的眼睛”凝视云南人文与风情

用“思想的眼睛”凝视云南人文与风情

——摄影作品集《狂欢云南》《诗画云南》评析

 

《狂欢云南》《诗画云南》

郑明 著

云南美术出版社

2021年12月出版

  近日,郑明的《狂欢云南》《诗画云南》两部摄影作品集同时问世。从书名上看,一动一静,一文一武,颇值得玩味。

  细观作品集,动者,乃《狂欢云南》,主要表现了云南主要少数民族节日狂欢的图景。云南共有26个少数民族,他们的容貌特征、服饰、文化习俗、宗教信仰不尽相同。日常生活中,他们与其他民族一样,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但在他们本民族的节日里,那是一段狂欢的日子,杀猪宰羊,盛装出行,载歌载舞,或在狂欢中庆祝丰收,或在狂欢中期盼福祉,或在狂欢中祈除魔障。此时,每一个民族都会宣示出锦绣般的壮丽风采。

  在《狂欢云南》中,郑明就充分抓住了这些节日重要节点,把不同民族的最美好之处展示出来、再现出来。这些图片记录了傣族泼水节、中缅胞波节、彝族火把节、墨江双胞节、景颇族目瑙纵歌节、康巴艺术节、佤族司岗里“摸你黑”狂欢节、哈尼长街宴、傈僳族刀杆节、洱海开海节、昆明海鸥文化节、普者黑花脸节、滇池开海节、弥勒陶瓦村祭龙节、昆明狂欢节等。这些节日作为作品集的栏目,栏目之下有节日的文字介绍,然后由一帧帧精美的照片组成节日的全景,图说时光之中的美好瞬间。

  《狂欢云南》中的《震撼的泼水节》显然是作者最中意的一幅作品。这幅作品构图精细、场面宏大,三个主色块环环相绕,在黄金分割的截面上巧妙地用人头、彩盆作点状物,用白色的水花铺满整个画面,以实就虚,以虚就实,画幅近观可强烈感受到泼水之热烈、强悍和奔放;远看像一簇玉带云飘在山峦间,像是一幅写意画,越远看越有韵味。摄影人通常把这种成功作品叫作“大片”,但“大片”的创作却不是简单地“咔嚓”一下,而是要有着法国著名人文摄影家布列松所说的“思想的眼睛”,如果没有思想,拿着再好的相机,最终只能平平地看世界,平平地拍摄。这张照片让傣族泼水节最出彩的一面得以被捕捉而流芳,得到了一致好评,并获得“追寻中国梦——庆祝中国文联成立65周年全国文联干部职工美术书法摄影展”优秀作品、《大众摄影》2011年优秀摄影奖等。

  翻看郑明的作品,不难发现,他擅用大画幅、擅选大场景,这对于表现少数民族在传统节日中迸发出的岁月的火花、丰收的火花、祈愿的火花,再现云南少数民族原始、古朴的风俗发挥了极致的效能,从而,诸多照片视觉冲击力震撼、强烈,令人过目不忘。如《谁比我美》《一江春水一江乐》《狂欢摸你黑》《神的昭示》《傍晚归来鱼满仓》《水中走秀》《滇池远帆》等。

  郑明的节日组照,像是一次人类学的存影,也许再过些时日,那些节日虽然还会延续,但会随岁月削减。所以,我们要感念郑明留下的史料,是他和许多当代摄影家一起,让多民族的足迹永远地进入了时光的档案。

  郑明的人物特写,也颇具特色。比如《虔诚的步履》拍的是一群托钵僧行进在缅寺旁,人人头顶是沁出的滴滴汗珠,正午的阳光赤热地罩在他们头顶,热,却神态坦然。显然拍摄者也和僧人们一起,在焦灼的阳光下,一方在行进,一方在等待,主客双方进入一定的审美定势时,拍摄者的思绪与快门快速触碰,留下的不仅是几个僧人的光影,而是他们的虔诚和从中得到的快乐。又如《母子情深》《盛装》《人花争艳》《开心的牛童》《康巴汉子》《开海喽》《聚焦》等,作者力图再现节日场景中人物的内心世界,通过他们的肌肤、笑靥、神态,捕捉那一瞬间的光彩,留下我们这个时代的面貌,传达着他对摄影对象的同情和理解。凝视这些人像,可以发现作者关注着民族节日中最为出彩的人,与富有还是贫穷、高贵还是低卑无关。著名肖像摄影家卡希曾说:“若是想拍出具有持久生命力的作品,就必须学会用心灵的眸子去观察世界,因为心灵和头脑才是相机的真正镜头。 ”郑明就是践行这个规律的人。

  与其说《狂欢云南》是一本摄影专辑,毋宁说它是一本凝结着汗水和用“思想的眼睛”打量云南风情的一本人类学文本,它可以观赏、玩味、存档并深究。

  细观作品集,静者,乃《诗画云南》,主要表现了云南的山川地貌。我也是个摄影发烧友,曾经凌晨2点就背着20公斤的相机行囊,打着手电筒或走夜路,或爬高山,或站在齐腰的海水中,等着日出、晨曦、飞鸟、渔船,拍摄地理照片的艰辛只有摄影人自知。《诗画云南》同样以栏目的形式,把云南地理全景式地介绍出来。红土地是云南的别称,作者独具匠心地把《大地彩绘》放在首页,彰显了红土高原的壮丽。这片彩绘是山民们靠着勤劳的双手在红土沉积的大山上用栽苦荞、麦子编织出的地毯,远方是苍凉的大山,这样的照片乍一看绮丽,但细细观看,尽显高原的蛮荒,显示出高原山民劳作不易,摄影者亲临这些现场,自然也显示出了其本身的另一种不易。《罗平春色》如此,《金色梯田》亦如此。作者的足迹遍布云南,留下的照片可谓汗牛充栋。比如拍摄让人震撼的《日照金山》,这里海拔在4000米以上,背着沉重的摄影器材,忍受着“高反”,牛样地喘息着,择一最佳视角开始拍摄。正是这种状态下,作者一年又一年,在云南的蛮原中穿行,找寻让世界识得云南的英姿。

  已故著名记者徐冶在《云南摄影实用图典》中写道:“‘近些、近些,再近些!’这是我们的摄影主张和切身实践,因为这里不需要摆布粉饰,容不得虚情假意,有的只是独特的景物和鲜活的图像。特别是在云南从事田野纪实摄影,与人类学的基本要素有着天然联系,除了孤单寂寞的探索行为,在拿起相机之前,首先要学习做一个当地人,关注这方土地和民众的生存状态,参与其中的日常生活,换种方式进行思维,有了情感的投入和交流,方有深度的访谈和拍摄。心靠近了,镜头才能接近,作品才出得来。惟有这样,在客观真实记录的同时,也提升了摄影人自身的素质和作品的力度。”这应该是云南摄影人内心的真实写照,显然,郑明也是这一路上的有心之人、艰苦劳作之人。为了这个“近”,他踏遍了云南的山山水水,为了这个“近”,他亲临一个个族群,留下了一笔宝贵的人文财富。

  一本画册可以在几分钟之内浏览完,可摄影人的甘苦却是一本永远翻不完的书。郑明的作品无疑把日常生活中稍纵即逝的平凡事物转化为不朽的视觉图像。正如布列松说的那样:他的“拍摄让头脑、眼睛和心灵处于同一瞄准线上”!